服务中心   Service Center

重庆志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

电话:023-68831023

手机:13452486668

联系人:衣经理

电话:023-68871533

手机:13512367775

联系人:陈经理
邮箱:cqhgwz@163.com
网址:www.cqgjc.com
地址:重庆大渡口区龙文钢材市场


当前位置: 首页 > 重庆角钢 > 内容页  重庆角钢
中国钢铁贸易史上首遇337调查
时间:2016-6-6 来源:Http://www.cqgjc.com 作者:admin 点击:190次

 以往的“337调查”,中国企业在很多时候却并非如此积极。数据显示,在过去已经判决47起“337调查”案件中,中国企业的败诉率高达60%,远高于国际平均败诉率26%。

  这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杨晨向经济观察报介绍,“337调查”本身比较复杂,诉讼成本比较高,一个案子的律师费、证据保全公司等第三方的费用,可能需要动辄几百万美元,应诉成本之高令很多企业不堪重负,放弃应诉就会相对较多。

  2003年的电池“337调查”案件中,诉讼费高达300万美元,相当于当年电池行业出口的利润总和;2005年的橡胶助剂“337调查”案件中,中国企业需要支付2000万美元。

  不过这次有所不同。“我们认为,这次的‘337调查’,政治背景更浓一些,原告方在法律层面能够站得住脚的证据非常薄弱,中方胜诉的几率会很大。”杨晨告诉经济观察报,更加重要的是,这次的积极应诉是要表明中国钢铁企业的“态度”。

  杨晨所谓的“态度”在企业那里得到了印证。武钢此次面临前两项指控,分别是控制价格和窃取商业机密。针对指控中涉及的控制价格,武钢集团宣传部主任孙劲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如此回应:“武钢现在整个的生产过程也全部是自动化控制,从产品的研发、原材料的购买到生产过程、人员配置、工资标准再到产品的销售、价格等,都完全进入了我们的ERP自动化控制系统,都可以据此调查出来,并提供相应的证据,比如我们的产品是怎么研发出来的,哪里买的原材料,我们支付了多少人工成本,销售品种、总量及利润是多少,都是可以在ERP系统里查到,也就是说我们的整个生产过程是有记载的,可以拿出非常有力的证据做出回应。”“如果说我们对美国倾销了钢铁产品,那应该是我低于成本价卖给你,但根据我们的数据显示,就完全可以推翻这一无理指控。之前美国多次试图采用钢铁的反倾销手段同我们打官司老打不赢,这就是原因所在。”孙劲说。

  针对指控中的盗取商业机密,孙劲则表示:“钢铁产品是较为成熟的产品,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知识产权纠纷。更何况,这一说法毫无事实根据。武钢有自己的研究院,所有产品的研发、专利申请包括研究报告,我们都有,而且都是可以提供出有力的证据。到目前为止,调查还没有开始进行,到时我们会出示相应的证据材料。”

  在此次被提出三项指控的宝钢,在其官网发布了一则声明,明确表示:“在2009年宝钢即建成了多功能超高强度钢生产专用线,为宝钢开发和生产双相钢奠定了基础,并通过了多家汽车主机厂和零部厂的材料认证。”

  宝钢集团法务部部长沈雁在此前的央视采访中表示:“宝钢已经把所有需要的材料收集完毕,从研发到发过的大量论文、自己的科研成果、在会议上做过的一些报告,以及汽车厂商对于我们材料认证通过的一些决定,全部做了收集,应该说宝钢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应诉准备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指控的相关内容,作为行业重要组织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也被美国钢铁公司认作是“垄断组织”。

  对于这一说法,杨晨提出了自己的反驳意见。他表示,协会作为行业组织,美国也有钢铁工业联合会,也有其他各种产品协会,协会并不具有任何引导和控制出口价格、数量的职能,从事实上来说,也根本做不到。中国钢铁企业体量比较巨大,是经过多年的充分的市场竞争发展壮大起来的,再者,钢协既没有股权,也没有管理权,说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是垄断组织这个说法根本不成立。

   “从已经掌握的信息看,美国钢铁公司的指控不成立。如果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能够公正审理,中方胜诉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当然,目前不能完全排除其他因素的影响。”杨晨说。为何是现在?

  李新创认为,有市场需求就是好产品,就代表了竞争力。美国的反复调查,事实上早已表现出了对中国钢铁的极大偏见。“美国此时提出‘337调查’,在我们看来实在显得突兀。”事实上,相较于新兴产业这样的知识产权纠纷热地,钢铁产业的知识产权纠纷向来极少。”他说。

 “2015年,中国出口美国的钢材产品只有240万吨,碳钢和合金钢又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美国一年的进口量是4000万吨,拿这区区200多万吨来挑起是非,这是愚蠢的作为。”冶金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的语气里都是愤怒和不平。

  这位负责人所说的“突兀”,在代理宝钢、武钢、首钢三家企业的律师杨晨看来,还体现在这次“337调查”本身的特殊性上。

  事实上,“337调查”主要是针对于知识产权有关的贸易争端,盗取商业机密是比较常见的指控,但反垄断(针对第一项指控)和反规避(针对第三项指控)本身不在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传统管辖范围内。

  “反垄断一般是由美国的司法部或者是由联邦法院管辖,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介入反垄断调查在历史上是第一次,反规避问题传统意义上则是由商务部立案调查。虽然对于337调查范围的规定比较宽泛,但我们认为如果不是由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来介入这件本身并不专长的事情,会更合理一些。”杨晨向经济观察报表示,“这次的‘337调查’本来就不应该立案,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存在审查标准太低的问题。从立案的角度,我们认为美国已经具有一定程度的贸易保护倾向了。”www.023wfggc.com 重庆无缝钢管
www.cqgjc.com 重庆角钢
www.cqjscl.com 重庆铜管
www.cqgxbcj.com 重庆钢板
www.023ggpf.com 重庆钢管批发
www.cqgcpf.com 重庆钢材批发